最新消息:欢迎访问ATFX指数资讯网,这里可以提供最全的指数资讯,且提供外汇、股票、贵金属、原油等超百种交易产品。

A股、港股突然杀跌 南向资金断崖式降至15亿

股票指数 ATFX 浏览 评论
ATFX讯:在“散户逼空”引发全球商场巨震后,商场阅历了时间短的2月开门红。在2月4日午盘前,A股、港股再度杀跌。到中午12时,恒生指数大跌近1.6%,美团、小米大跌近6%;到11时30分,A股午盘收盘,上证综指重挫1.02%报3481.45点。

商场才稳了几天又现巨震,究竟危险源于何方?

在各界看来,“美国散户逼空”造成的对冲基金去杠杆而引发的巨震暂缓,虽然去杠杆危险犹存,但并非4日亚太商场巨震的主因。 建银国际首席港股策略师赵文利对榜首财经记者表明,A股的回调应该还是担心流动性偏紧,而港股更多是外资和本地场内资金高位获利了结,并且4日上午港股通净流入也显着减速。

各大组织以为,在资金面难以宽松的布景下,资金堕入存量博弈。“未来商场的逻辑依然是资金逻辑,即实力强的组织资金在商场主导话语权,更精确地说是头部的公募基金决议了股票的定价权。相反,基金没有要点持仓的种类,如周期股、证券股,虽然成绩增加也不错,但是缺少主力资金买入而不断跌落,由于一些中小投资者买入这些股票,但形成不了气候,经过一次次跌落后也会割肉离场。现在看,基金发行气势依然很好,这种格局依然较难改动。”中航信任微观策略总监吴照银对记者表明。

流动性忧虑继续扰动A股

自从上星期以来,资金面对商场的扰动就继续加重。

“上一年末,流动性非常宽松,这也造成了商场对于央行维持宽松的预期过高。1月以来,在地产调控等方针影响下,DR007利率一度触及3%的高位,资金面继续趋紧,这也影响了商场预期,A股呈现了‘杀估值’的状况。”吴照银表明。

商场期盼的新年新年资金迟迟未至。2月4日,央行以利率投标方式开展了1000亿元14天期逆回购操作,但考虑到当日1000亿元的逆回购到期,净投进为零;而在周三,央行更是净回笼资金800亿元。

交易员以为,央行后续可能会维持跨年资金的安稳。不过,有组织表明,A股的“二八现象”仍将继续。近两年,组织投资者“抱团”导致A股结构性特征越来越突出。以中证流转指数为例,1月指数仅跌落0.1%,但中位数收益率是-8.6%,四分位数收益率是-1.5%和-14.4%。指数不涨不跌的背后是“二八现象”,3600只成份股中,跌落占比高达78%,上涨占比只要21%。

“那些基金重仓职业和重仓股继续获得资金喜爱,不断有资金流入,年头新发的爆款基金有显着的装备趋同性,基本上装备在上一年强势股上,这强化了所谓的‘抱团’现象。”吴照银称。

无独有偶,外资组织也持类似观念。富敦上海(Fullerton)我国区股票研究总监王宇轩日前对记者称,“和曩昔不同,当前的‘抱团股’多是具有远景的优质公司,即使短期看不清的地方许多,但长期的方向确认,例如,我国旨在使未来10年的新能源汽车年均增加率达25%、我国许诺在2060年完成碳中和等,因此商场乃至将2030年的成绩贴现回来为这些公司进行估值,自然形成了‘抱团’久久不散的状况。”但他也提醒,上星期的行情体现了一点——即使是对远景光明的职业也不能过度忽视估值,尤其是在流动性边沿趋紧的布景下。

港股资金高位“获利了结”

比较A股,港股的大幅下挫更多是由于资金获利了结所造成的。毕竟阅历了上星期的巨震,2月以来港股反弹的起伏远超A股,最大反弹起伏高达近3%,恒指在2月2日一度触及29376点邻近。

值得一提的是,2月4日南向资金呈现断崖式下降,到13时15分,南向资金净流入仅缺乏15亿港元,创本年以来新低。开年至今,到2月1日,南向资金总计净流入已达3270.58亿港元,只是1个月的时间就已逼近2020年净流入总量的一半。根据记者统计,从本年1月初到2月1日的21个交易日里,南向资金的日均净流入额为155.74亿港元,只要1月22日低于100亿港元,且有8个交易日高于200亿港元。

一起,港股“抱团”现象也非常明显,法巴亚洲股票策略师雷乔杜里(Manishi Raychaudhuri)对记者称,最近南向资金都集中在一些像腾讯、建行、美团、工行等“旧爱”上,也有一些新的非必选消费公司获得喜爱,例如思摩尔(电子烟)、颐海国际(火锅调味品)、我国飞鹤(奶制品)等。此外,还有一些“独特的香港敞口”获得增配,例如汇丰和港交所。有组织以为,虽然短期呈现波动,但如果未来内地公募基金的新发行规模可以延续1月的强势,那么根据50%的最高港股配比,2021年南向资金整体仍将维持强势。

不过,赵文利此前也称,恒指早前打破30000点仍是由情绪驱动而非基本面,下一步的走势主要需要观察新基金发行及北水南下的节奏变化、AH溢价变化、美元港元汇率及外资动向,新年、两会和年报成绩期将是重要的变盘窗口。近期,美元指数继续反扑,已从上一年底的89邻近打破了91。

对于亚太商场而言,来自海外的溢出效应也仍未彻底消除,这是潜在的危险。

上星期开始,美国散户逼空对冲基金的大戏继续演出。

高盛的Prime Services数据也显示,上星期主动型对冲基金阅历了2009年2月以来最大起伏的回撤,对冲基金在每个板块都被逼卖出多头头寸来进行反向平仓。未来,组织层面的危险在于,虽然进行了积极的去杠杆,但对冲基金按市值计价的净危险敞口和总危险敞口均接近历史最高水平,表明头寸驱动的兜售危险仍旧存在。